成为锦鲤是一种什么体验?


发布日期:2021-08-10 15:45    点击次数:82

回答1:

【一】

山河皆醒,鸟兽作响,群山之巅里,在林木遮掩之间,隐约有着一汪池水,清风徐徐而来,吹动几圈涟漪,在那荡开的波纹下面,恍惚之间,似是有一道身影游动着,又倏然不见。

【二】

这片山林所处的地方叫做青叶大陆,大陆上宗派林立,武学更是繁多,无数的孩童们,从咿咿呀呀学语之时,便开始修炼,而那最终的目标,便是脱离凡尘的束缚,寻求长生之道。

相传,这个大陆在千年之前,是有过仙人的,但不知为何,这千年里,有关成仙的秘密似乎被掩盖了,无论人们怎样修炼,始终无法突破桎梏,得道长生。

六月过半。

江湖上传言,人们在群山之巅里发现了 一只鱼妖,一只被人们称为锦鲤的鱼妖。

在残破的史籍里知晓,数千年以来,凡是拥有锦鲤的人,无一不是拥有着大气运,就算是不入修炼一途的凡人,也能悄然顿悟,长生。

一场巨大的网在林间里悄然张开,无数的人都兴奋着,渴望得到锦鲤,解开成仙的秘密。

【三】

倏的一声。

一道身影在林间划过,惊起阵阵鸟群。

待到宁静,林间的一棵大树下,倚靠着一个人影,那是一个有着少女模样的身形,面色有些苍白,薄薄的衣衫下面,似是有淡淡的血迹若隐若现。

“这群家伙,下手这么很,等本小姐找到机会,一定好好教训你们一顿。”少女一边忿忿的说着,一边小心的清理着伤口。

林间里窸窸窣窣,脚步声渐多了起来。

“找到了没有。”

“你们去那边看看。”

少女见状,艰难的爬起身子,向着更远的山腰里走去。

面色更加的苍白了,少女的脚步有些踉跄,不知过了多久,身后已经没有了追踪的人影,少女望向前方,那是一座寺庙样式的建筑。

“救命。”一道细弱的声音传出,少女便是再也支撑不住,双眼一沉,重重的倒在了地上,

少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幽静的禅房里,房间里陈设简单,只几样木具,一件打坐用的蒲团,少女起身,肩膀上的伤口似乎被人重新包扎了,带着药草的味道。

正迷茫间,房间里的木门被轻声推开,迎面走进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小和尚,和尚将手中端着一碗清粥,几样素菜放置在了桌上。

“你醒了,师傅说你上的很重,得多休息一会儿。”小和尚将粥递给少女。

“有些烫,慢些点喝。”

“这里是哪里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。”少女喝了一口粥说道。

“这里是清水寺,寺里就我和师傅两个人,三天前我下山挑水,远远的望见你晕倒在寺院门口,就将你带了回来。”小和尚捧着素菜坐在床边说道。

“那我身上的伤口……”

小和尚随着话语偷偷瞄了一下少女的肩膀,随即脸上涨的通红,连连摆手,话语间有些结巴:“我只是配了草药,伤口是我请山脚下的大娘帮你包扎的。”

望着小和尚通红的面容,少女不禁莞尔一笑,从小和尚手中夹过素菜:“我不过是随口一问,你那么害怕干嘛,莫非,你说的不是实话?”

小和尚再也坐不住,忙站了起来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姑娘若是不信,我们可以找大娘前来对峙。”

少女笑的更甚了:“好了好了,我相信你就是了。”

“喂,你躲那么远干嘛,这样我还怎么吃菜。”

小和尚慢慢的移到了床边,却是说什么也不肯坐了。

阳光划过院外的树叶透过窗户,在房间里形成了点点斑驳的影子。

吃过饭,小和尚简单收拾了一下,对着少女说道:“你先好好休息,师傅说差不多明日伤口便是快要好了。”小和尚轻声关上了房门。

少女感受到逐渐恢复的体力,翻窗便想要走,可不知为何,脚步却是有些移不动。

少女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,从她被追杀的那天开始,少女的每天都是过得提心吊胆的,她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一个人在山顶过得好好的,突然出现的一群人,不由分说的便要抓住她。

逃的习惯了,不在任何一个地方过多停留的少女如今却是有了迟疑。

少女打量着房间,天正黄昏,一盏烛火正燃烧着,房间里散发着轻微的檀香味,安静悠然。

少女突然就不想走了,虽然她不知道留下来会不会有什么祸事,就兀自的停了下来,少女关好掀开的窗户,钻进了被窝里。

“管他呢,妖也总得要睡觉吧。”少女嘟囔着,“我再也不要逃跑了。”

关键是

“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呀。”

【四】

清晨,当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,少女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,伤口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,少女简单洗漱了一下,便出门去了。

院子里很是安静,偌大的空地里,只听得几只鸟儿欢快的叫着,夹杂着树叶落下的婆娑声。

少女走过院子,来到前堂,小和尚正盘坐在那里,诵读着经文,少女走到一旁坐了下来,双手托着下巴,痴痴的盯着小和尚。

不一会儿,小和尚的诵读声小了去,面色有些微红,小和尚睁开眼:“你这样看我干嘛。”

“怎么,不许看呀。”少女笑吟吟。

小和尚有些不知所措,耳根子红的通透,一时间愣在那里。

半晌,小和尚放下木鱼,怯怯的走到少女身边,含含糊糊的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妖吗?”

少女大惊,笑意全无,警惕的望着小和尚。

“师傅说你是妖,而且还是那只闻名大陆的锦鲤妖。”

“不过你不要担心,我跟师傅是好人啦,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“真……真的?”少女不确定的声音传来。

“当然了,而且师傅还说了,要你以后就住在这里,那些坏人不敢来的。”

少女起身,走到院中,面前是一汪池水,里面窸窸窣窣的游着几条欢快的鱼儿,争相抢食着水草。

少女回过头来,望着小和尚,露出一脸天真的笑容:“我叫阿寻,你呢。”

小和尚双手合十:“我叫弘一,师傅取的名字。”

【五】

时光若流水淙淙,转眼间,少女阿寻在这清水寺中已经待了三个月的时间。

日子久了,阿寻与弘一小和尚便熟络起来,弘一不再那样害羞,相反的,对于鱼妖阿寻,充满的好奇的姿态。

“你真能变成鱼吗。”三个月里,弘一几乎每天都在问这个问题,直到有一天,阿寻被问的烦了,化作一只巨大的鱼,朝着弘一吐了一口如落雨般的口水,弘一才乖乖的安静下来。

“喂,小和尚,这寺院里有水泉吗,我想游泳了。”锦鲤阿寻问道。

弘一把身子背着阿寻又挪动了一点地方,默默念起经文来。

“不就是吐了一口口水嘛,你怎就这样小气,大不了,我也让你吐一口得了。”说着,阿寻便把脸伸到弘一的面前。

弘一脸色又红了。

阿寻打趣道:“你这小和尚,脸皮如此薄,将来若是遇见喜欢的姑娘,还不得白白让她走掉。”

弘一起身,双手合十道:“出家人是不近女色的。”

“哦,像我这样好看的也不近嘛。”阿寻凑近了弘一,笑嘻嘻的说道。

弘一望着那红扑扑的脸蛋,愣神了好久,轻声说道:“你是妖……”

“妖怎么了,妖就不能喜欢人了吗。”阿寻有些生气,打断还未说完的弘一,转身走了。

“你要的水泉。”弘一忙喊道

“不游了。”阿寻头也不回,气鼓鼓的说着。

黄昏。

房间里,阿寻不知从哪摘了朵花,一片一片的扯着叶子:“臭和尚,笨和尚,妖怪怎么了,你不喜欢妖怪,老娘还看不上你了,整天就知道念经,笨死你算了。”

正说着,房门被轻声打开了,弘一像往常一样,端着清粥走了进来。

“吃点东西吧。”

阿寻不理。

“知道你喜欢吃素菜,我从山下的大娘手中讨要了一些,新鲜的很。”弘一递过碗。

我这是看在吃的份上,不然我才不理你呢,这样想着,阿寻接过粥,大口吃了起来。

弘一站在一旁,看着吃东西时凶神恶煞的阿寻,不由笑了。

“慢点吃,还有很多呢。”

良久,阿寻吃完,

“别以为一顿饭就能让我原谅你了。”擦了擦嘴,“明天我还要吃其他的素菜。”

“后天也要。”阿寻想了想说道。

弘一收拾好碗筷,笑着说道:“以后天天给你做。”

“好耶。” 阿寻双眼笑成了两个大大的月牙。

弘一坐了下来,与阿寻闲散的聊着天,说着阿寻小时候的故事,说着弘一背不出经文挨打的故事。

夜快要深掉,窗外除了偶尔几声不知名的虫叫,并无其他声响。

“对了,阿寻,外面的人一直想要抓你,阿寻是真的知道关于长生的秘密吗。”弘一问道。

“干嘛,你不会想吃我吧,母鱼肉不好吃的。”阿寻双手抱住自己,眼睛瞪的很大。

弘一没好气的笑着:“我是和尚,不吃荤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 阿寻拍拍胸脯,又做一脸愁眉样,“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啦,从我出生的那刻起,脑子里总是有一道似有若无的声音。”

“相辅相成,方证大道。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。

弘一挠挠头,一脸糊涂:“还有呢,比如,阿寻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吗?”

阿寻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,试探的说道:“我会游泳……算不算……”

弘一白了一眼:鱼不都会游泳吗。“

阿寻不好意思的笑笑,灵光一闪:“我知道了,外面的人都说吃掉我会得到大气运,那我一定有给别人带来好运的能力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那当然,不然外面那群坏蛋费尽心思的想抓我干嘛。还不是为了好气运。”阿寻骄傲的说道。

“怎么,你不相信啊,那等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,你肯定立马就被很多小姑娘看中,吵着要你做相公。”阿寻贱贱的说道,“你相不相信。”

弘一被说的不好意思:“我相信阿寻便是了。”

“什么!你还真想被小姑娘看中啊。”阿寻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。

“没有没有,我是说我相信阿寻有给别人带来好运的能力。”弘一急切的摆手。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阿寻欠了欠身子,往着弘一身边挪了挪,“可是,我现在在这清水寺里,哪都去不了,更别说试试这个好运的能力了。”

“听说外面的世界热闹的很,有很多好吃好玩的,只可惜,唉。”

“阿寻不要难过,等过段时间风声小了,他们找不到阿寻,自然就会散去了,到时候阿寻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
“到那时我同阿寻一起出去,我保护阿寻。”弘一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阿寻转过头来,刚要笑出声,瞥见弘一那肯定的模样,忽的就收住了。

“我也相信弘一。”阿寻说道。

【六】

有那么一段时间里,阿寻甚至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当初在山顶的那段日子,长风暖云,阿寻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是美好的。

在清水寺的这一年里,阿寻时常与弘一腻在一起,聊天打趣,弘一特意为阿寻在庭院里挖了一口小池塘,为此事,弘一惹的师父一顿臭骂。

可弘一觉得,阿寻开心,他就开心。

天上的白云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,恰如时光流转。

大部分的时间,阿寻总是偷偷的跑到弘一念经的地方,拖着下巴,眼巴巴的望着,一时间,竟有些痴了,弘一做完功课,就去给阿寻摘来新鲜的素菜,变着花样的做着。

“小和尚,虽说你修行不怎么样,但是做菜还是蛮厉害的。”阿寻吃了一口说道。

弘一擦了擦手,笑道:“阿寻喜欢就多吃点。”

阿寻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。

“不行不行,再吃就连游泳都游不动了。”话虽说着,阿寻的小手还是很诚实的向着碗里伸去。

“再吃最后一口。”阿寻含糊不清的说着。

翌日,天蒙蒙亮,弘一火急火燎的找到阿寻,厢房里,阿寻睡眼惺忪。

“怎么了啊。”阿寻揉了揉眼睛。

弘一笑了笑:“好事。”

“阿寻之前不是说想要出去玩吗,我跟师傅说了以后,师傅送了我一个香囊,只要阿寻戴在身上,就可以遮挡住妖气,别人就发现不了阿寻,这样阿寻就可以去到这清水寺以外的地方了。

“真的吗。”阿寻一咕噜坐了起来。

弘一将一个串着红绳的香囊垂在阿寻的眼前,脸上吟吟笑意。

“谢谢弘一!!”阿寻安奈不住,跳出被窝,给了弘一一个大大的熊抱。

【七】

又一日,天大亮,清水寺的门外,隐约有着两道身影,一男一女。

“喂,小和尚,你这样偷偷跑出来,不怕师傅责罚吗。”

“师傅说了,修行便是修心,我同阿寻在一起最是欢喜,这是有利于修行的,师傅怎么会怪罪呢。”弘一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阿寻脸色微红,暗自啐了一下:“小和尚不好好修行,净扯这些花言巧语。”

弘一未曾听清,刚要发问,便听得阿寻说道:“我们快点赶路,今日说不定便能到集市上了。”

弘一应了一声,便随着前方的身影,朝着山下走去。

过了几个时辰,阿寻终于走出了山林,望着不远处的羊肠小道,阿寻不由唤了唤后方的弘一。

“你看,前面便是集市了,到时候,我肯定会给你带来好运气的。”

阿寻说着,天上一只鸟儿飞过,一朵泛白的鸟屎响亮的落在了弘一的肩头。

阿寻还在挥舞的手尴尬的停在了空中,看着弘一望过来的幽幽眼神,阿寻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意外意外,我这刚出来,功力还没有恢复。”

弘一擦干净肩膀:“快些走吧,待会天就要黑了。“

阿寻拉起弘一,片刻后,前方隐约出现了房屋,再然后,嘈杂声逐渐大了。

阿寻到达集市的时候,夜色快要来临,街道上一盏一盏的灯笼渐次亮起,人声依旧鼎沸,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。

“这集市就是比山里热闹,这么晚了,人还这么多。”阿寻用弘一存了好久的香油钱买了一把肉串,塞进嘴里,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“鱼还能吃肉啊。”弘一盯着阿寻手里的肉串说道。

“我可不是一般的鱼,锦鲤,知道嘛,神鱼,吃点肉怎么了,大惊小怪。”

“你之前不是还说喜欢吃素菜。”

“我倒是想吃肉来着,你也不给我做啊。”

“出家人,不吃荤腥的。”弘一双手合十。

“那不就得了。”阿寻伸手抹掉嘴边的油渍,眼神却被前方的一阵喝彩声所吸引。

“走,我们去看看。”阿寻用沾满油污的手拉起弘一便往人群中挤去。

那是一个表演杂耍的中年人,舞蹈弄棒,好不精彩,阿寻看了一会儿,精神又被远处的叫卖声吸引了,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。

阿寻平日里一直待在山中,哪里见过集市里的这些花样,不一会儿便入了迷。

“我们应当先去找间客栈,天都黑了。”阿寻正津津有味的望着一个老人吹糖人的时候,弘一在身后说道。

阿寻摆了摆手,漫不经心:“这集市这么大,难道还怕没有客栈吗。”

吹完糖人,阿寻挥金如土,逛遍了几乎所有的摊子,在集市快要谢幕的时候,才心满意足的拍拍圆滚滚的小肚子。

打了一个饱嗝,阿寻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弘一:“好了,我们去找客栈吧,走了一天的路我都快累死了。”

“你怕是吃撑了吧。”弘一小声嘀咕着。

夜快要深掉,街道上的货郎也都开始收拾摊子,归了家去。

弘一跟着阿寻一起,走遍了集市上的每一间客栈。

“真的一间房都没有了吗。”阿寻站在客栈前,对着一个掌柜模样的人说道。

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今日客人多,这最后一间房在半个时辰之前便有人入住了。”

远去了客栈,阿寻与弘一站在冷风中,望着紧紧盯着自己的弘一,阿寻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:“那个那个,我也不知道这集市里的客栈会这么少。”

“我们从集市的中门进来时,那里有一个桥洞,要不我们去那里……待一晚?”阿寻说着,声音便渐渐弱了下来。

弘一不答话,双手合十,嘴里念念有词的朝着前方走去。

“你干嘛去啊。”

“还能干嘛,当然是去桥洞,不然站在这里冻死啊。”弘一说着,合十的双手默默的放进了袈裟里。

黑暗中的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走着。

“这桥洞还是挺暖和的嘛,你看,都没有风了。”阿寻坐了下来说道。

弘一不理,背过身子来。

阿寻说着说道一半,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,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,递到弘一的眼前,眼巴巴的看着弘一。

“这是……之前吹的糖人?”弘一问道。

阿寻点了点头。

“这上面的和尚……不会是我吧。”

“怎么样,可爱吧。”阿寻笑嘻嘻的说着,“我特意让师傅吹的。”

弘一接过糖人,望着上面的小和尚。

“快些吃呀,不然就要化了,和尚不吃荤,糖总是可以吃的吧。”

弘一舔了一口,就不生阿寻的气了。

“真甜。”弘一说道。

【八】

弘一和阿寻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。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腹中传来声响。阿寻摸了摸肚子。

“走,我们去吃饭。”

阿寻拉着弘一来到一个小摊前,点了两碗清粥,几样素菜。付钱的时候,阿寻的脸色突然变了。

双手来回在身上摸索了很多遍,最终像是终于认清这个结果一样,一脸苦相的对着弘一说道:“我的钱袋子没有了。”

弘一:“……”

“那是我瞒着师傅藏了十几年的香油钱啊!”

弘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你快看看,还丢没丢其他的东西。”

“没了没了,我身上就这一个钱袋子。”

“香囊呢,香囊还在不在。”

阿寻摸向腰间,香囊早已不知所踪。

“完了完了,没了香囊,他们肯定会找到我的。”阿寻一脸惊慌。

“我还这么年轻,还没有玩够,我不想被吃掉啊。”

弘一扶住踱步的阿寻:“阿寻不要怕,他们找来也是需要时间的,我们这就回清水寺,他们不一定找得到的。”

“就算真的找到了,我也会保护阿寻的。”

弘一说完,牵起阿寻的手,便往山里走去。

晌午快要过去。

“再过一会儿,就能进山了。”弘一说道。

刚踏入初来的那条羊肠小道时,周边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,不一会儿,两旁的草丛里钻出了一群人。

将阿寻与弘一围住。

“可算是找到你了,锦鲤。”领头的一人说道。

弘一走到阿寻身前,双手护住阿寻,轻声说道:“阿寻,待会我拖住他们的时候,你记得乘机逃走。”

阿寻眼眶微红:“我不走,我要跟弘一在一起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终于找到你了啊,锦鲤大人。”弘一还未说完,那领头人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起来。

“锦鲤……大人?”阿寻一脸困惑。

“你们为了吃我,这又是耍的什么把戏。”

“您是锦鲤,我们参拜还来不及,哪里有这个胆子去吃您呢。”那人哭的更凶了。

“真的?”阿寻狐疑。

“千真万确啊,我们来找锦鲤大人,就是为了请锦鲤大人去做我们的供奉,而且祖籍里还说了,切不要违背锦鲤大人的意志,这样方可有一丝机会去探求长生。”

“是嘛,原来我这么厉害啊。”阿寻傻笑。

“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骗子,若是要请阿寻,那当时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。”弘一说道。

“是哦,我差点被你们打死。”阿寻立马收住傻笑,双手叉腰,气鼓鼓的说道。

那人老泪纵横:“我们派出去的人只是为了拦住锦鲤大人才不得已出手的,之前我们还设想过,锦鲤大人法力高超,定是不会有碍,万没有想到会伤到锦鲤大人啊。”

阿寻听完,不好意思的干咳一声:“我那是怕误伤了你们才没有出手。”

“你们说的是真的?”弘一又问道。

“我等愿发祖誓,如果有半句假话,定不得好死。”那人说完,身后尽是附和之声。

弘一放心了许多,在他们这里,祖誓是不可轻易发的,说了便必须做到。千百年来,打破祖誓的人,无不自受苦果。

“那你们的要求是什么呢。”弘一问道。

“我等恳请锦鲤大人去自家宅子里住上几月,相信凭借锦鲤大人的气运,我们一定能悟出点什么如若不能,那也只是怪我等自身愚笨。”

弘一回过头来:“你说呢。”

阿寻把脸凑近那人:“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吗。”

【九】

住进府里之后,阿寻收集了小镇里所有的新奇玩意,每天大鱼大肉伺候,偶尔吃的腻了,便让弘一做上几道素菜,日子好不快活。

奈何天有不测风云。

三个月之后阿寻和弘一一起被赶出了府邸,像扔麻袋一样被毫不留情的丢在了门外。

“自己倒霉,怎好赖到我头上来了。”阿寻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,站在一户人家门口,破口大骂道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生气,这样也好,我们可以回寺里了,出来这么久,师傅肯定担心的很。”弘一劝说道。

“本来就是嘛,弘一,你说他们为什么都要怪我。”阿寻往回走的时候,嘴里依旧忿忿不平。

“大概……或许因为你住过的十个大户人家不约而同的相继破产了?”弘一挠了挠头。

“穷的快去讨饭了。”弘一又补了一句。

“可是……可是这又不怪我,又不是我花光了他们的钱,我就是吃了点肉而已。”

“阿寻是锦鲤,他们把阿寻当做是有大气运的人,可是没想到阿寻来了之后,不仅悟不得长生,反倒把家产都弄没了,情急之下,自然就会牵怪阿寻了。”

“阿寻,你真的会给别人带来好运嘛。”弘一在一旁笑嘻嘻的问道。

“我哪里知道嘛。”阿寻有些尴尬,“他们说我有大气运,现在不灵了,又怪到我头上了。”

“阿寻你想想,我们刚下山的时候我就被鸟屎淋到,后来住客栈没有客房,睡桥洞银两被偷了,好不容易有人愿意收留我们,让我们白吃白喝,可是不到几天,就全破败了……”弘一认真的数着。

阿寻一脸窘迫,梗着脖子:“这也不能说明这一切是我造成的。”

“弘一你也来怪我。”阿寻有些委屈。

弘一连忙止住话语:“我怎么会怪阿寻,原先我就说过,同阿寻在一起的日子最是欢喜,其他什么都是不重要的,”

“真的?”阿寻吸了吸鼻子,“你不怕我把你也给弄破产了。”

“我的全部家当不是在当初下山的第二天就被你给弄没了。”弘一脸色有点黑。

“嘿嘿,也是哦。”阿寻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

“我们抓紧赶路吧,说不定今天还能回到寺里。”弘一走在前头说道

黄昏,一高一低的两道身影,在渐行渐远间没入了山间里。

【尾声】

山顶间,长风徐徐,有两道身影端坐在池边的巨石上。

阿寻倚靠着弘一。

“当初你不是说不近女色吗。”阿寻抬头,有些狡黠的说道。

“当初我只是说了前半句,还有后半句,你还未听,便气冲冲的跑了。”

“哦,那后半句是什么。”

弘一笑了起来:“修行人不近女色,只是你一个鱼妖,又哪里算得上女色呢。”

“好呀,你取笑我。”

阿寻作势要打。

一串鱼跃的声音在池中响起,时值三月,漫野的山花开了,游来游去间,带着芳香的味道。

夕阳缓缓,那两道相依的身影,在远去间,被拉的很长。

“弘一。”阿寻开口道。

“恩?”

“我没有令人长生的本领,你会不会很失望啊。”

弘一笑了笑:“长生哪里及得阿寻重要。”

回答2:

等我成为了锦鲤我再告诉你